秦淮河畔的玉墨与四大名妓

  导读:第一眼看到那个叫玉墨的女人,我想到的是柳如是,苏小小,李师师,陈圆圆,同样是出自青楼的女子,同样是风月场所的花魁人物,但这个叫玉墨的女子,却别具一格。“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後庭花。”,玉墨说“我们干脆去做一件顶天立地的事,来改一改这千古以来的骂名。”其实这骂名从四大名妓伊始,就已经逐渐地微弱下去了。
秦淮河名妓  柳如是,明末清初,秦淮河畔一朵奇葩,天生丽质,性格孤傲,才气过人。当时她声名在外,有许多富家子弟希望与她喜结连理,但她最後却嫁给了年过半百满腹学识的钱谦益。清兵入关之时,她劝钱谦益自尽殉明,谦益不从,她亦自尽未遂。後来她与钱谦益一起参加了郑成功等人的复明行动,她将自己的财宝对义军倾囊相报,以自家为地下联络地点,帮义军通风报信,义军起事前夕,她亲赴舟山慰问。这样一位奇女子,没有被盛赞为巾帼不让须眉,只是因美貌被後人在四大名妓中强加一笔,实有遗憾。
  苏小小,生於东晋,祖辈曾在官场权极一时,後来家道落没,沦为诗妓。关於苏小小的记载在历史上并不多见,只知道她是历史上记载过的第一名妓女,因为她的初恋情人是史上有名的放荡文人文人阮郁。她曾有诗云:梅花虽傲骨,怎敢敌春寒?若更分红白,还须青眼看!生平事迹无从知晓,但诗中字句足以见其一身傲气。
  李师师,北宋时期,开封人。传闻曾被册封为李明妃、瀛国夫人,宋徽宗视三千佳丽为粪土,三千宠爱集其一身(但王国维指出李师师从未进过宫,正史野史,无从考证)。宋徽宗宣和七年冬,金人牧马南寇,四郊多垒,边圉孔棘,李师师慷慨解囊,将宋徽宗前後所赐金钱悉数捐入官府,以助朝廷招兵买马,保家卫国,势抗金兵,并弃家为女道士。金兵攻破开封的时候,跟宋徽宗点明,要掳走李师师,送给金太宗,李师师听闻这件事之後,不从,乃脱金簪自刺其喉,不死,折而吞之,乃死。曾有文人做诗概括李师师的一生:芳迹依稀记汴梁,当年韵事久传扬;紫宫有道通香窟,红粉多情恋上皇。孰料胡儿驱铁马,竟教佳丽死红羊;靖康奇耻谁为雪,黄河滔滔万古殇。从《水浒传》中与燕青的野史,也可以看出,这是位极重感情极有主见的女子。
  陈圆圆,明末清初,江苏秦淮河畔。这位留名於历史的原因大概就显而易见了,因为提到陈圆圆,就不得不提到吴三桂,以及另一些知名的历史人物,甚至皇亲国戚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。陈圆圆初为田畹歌妓,曾被田畹献给崇祯皇帝,後吴三桂纳为妾。吴三桂出镇山海关,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攻克北京,陈圆圆曾被俘。吴三桂降清,清军攻陷北京,陈圆圆又回到了吴三桂的身边,从至云南。晚年为女道士,因病而终。民间传说称吴三桂降清是为了她,正如吴梅村在《圆圆曲》中所曰:恸哭六军俱缟素,冲冠一怒为红颜。史书对她的评价就是,以极高的个人魅力影响着别人并改变着历史。
  玉墨,女作家严歌苓在《金陵十三钗》中塑造的人物,不过这个名字真正的为广大群众所知晓,还要感谢张艺谋的同名电影,虽说艺谋老师近年来烂片不断,既没有小清新的文艺,也没有千谋万略的史诗场面,但老谋子在电影界的巨大影响力还是在的,稍一折腾,就来了一部世界级的史诗电影,说实话,我对这部噱头很大的电影不太感冒,但对玉墨这样一位色彩鲜明的女子,我有话可说。
  金陵代之南京,我更倾向於南京的秦淮。先容我来推断一下她的身世。她的小时候家境不错,应该算得上书香门第,她在教会学校上过六年学,天资聪颖,勤奋好学,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,不过总遭到同学的嫉妒和嘲笑,被讽刺为英国女皇,在那个时候,洋人是遭到绝对仇恨的,精通外语的国人也连带着遭殃。他的父亲应该是英年早逝,也许是死於战争,也许是死於疾病,总之,在那样一个战乱纷纷的年代,死亡是一件极难预料的事。从此之後,她的家道也就逐渐没落。後来他的母亲给他找了一个继父,但这个男人喜怒无常,粗暴慵懒,没过多久,她的母亲也撒手人寰。祸不单行,十三岁的时候,他禽兽不如的的继父强奸了她。
  由於钱的缘故,大约十四五岁的时候,她被迫接了第一个客人,从此她无可奈何的接受了这个不干不净,不三不四的职业。但我想玉墨跟那些风尘女子毕竟是有所不同的,因为她身上的傲气,也许是因为她读过书,所以身上总会散发出知性成熟的味道,孤傲的味道,这一点倒是像极了同在秦淮河畔的柳如是。电影的主要情节就是,以玉墨为首的妓女们将自己打扮成女学生,救下了不甘受到日军凌辱,准备集体自杀的女学生,玉墨的名族主义,大局观,视死如归在影片的最後展露的淋漓尽致。遗憾的是,电影故意采用了很隐晦的表达方式,无从看出开头,也无法推断出结局,我有没有时间去细读原着,能推断出的也就这麽多了,但从这些事里,也可以对一个人的性格略窥一二。
  玉墨是个坚强的女人,童年的不幸造就了她的早熟,巨大的落差让她的承受力经历了超乎想象的考验,过早的经历磨难让她更早的懂得了生活的艰辛,她的沉着冷静让她总能在周围的人中脱颖而出,让她在极尽妖娆美艳的同时,还能展露出一颗侠义之心,在充分自信的外表下散发出大家闺秀的书卷之气。她说要改掉对秦淮女子千百年的骂名,她不是为了国家为了民族,风尘女子再怎麽伟大,也不可能找个这麽崇高的理想。电影里的汉奸说了句很现实的台词:我既救不了国家,也就不了人民,我只能救自己。玉墨对这句话给到了有力的回应,她救不了千疮百孔的国家,救不了身在水深火热的人民,但她选择了牺牲自己让更多的人获得更好。
  记住了玉墨,不止因为美貌,不只因为才气,而是因为傲气,因为姿态的优雅。虽然这个女人只是个虚构的人物,但这样的性格真实得就像在历史上存在过很长时间,就像是柳如是,苏小小,李师师,陈圆圆的重现。四大名妓,秦淮八艳,金陵十四,其实没有人有意骂她们,她们只不过都是些身不由己的柔弱女子,只不过比那些後宫的妃嫔们少了些名头,一不小心就会成为追名逐利的棋子,一不小心就被那些所谓的史官写做了亡国的导火索。
  秦淮河畔的秦淮曲依旧在回响着,伴着秦淮河的汩汩流淌着。电影的最後没有给出结局,也许是老谋子提醒观众做好最坏的打算。据说原着中,十三钗中只有玉墨一个人活了下来,她後来站在法庭之上指责那些南京大屠杀中惨绝人寰的日军士兵,让所有在战争中死去的人们能够真正的安心长眠於地下。
  玉墨,这个本不适合秦淮,亦不适合南京的名字,却在错的时间错的地点,在中国电影人物里划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