慈禧秘史之慈禧堕胎

  清朝光绪初年的一天,慈禧太后忽然身体不适,经常想呕吐,却又吐不出来。光绪皇帝知道后,急忙命王御医去为太后诊治。谁知王御医给太后把过脉后,却对太后说:“老佛爷凤体健康,并无微恙。”慈禧一听,立刻生气地说:“怎么?照你这么说,是哀家没病装病了?”王御医立刻跪下说:“请老佛爷息怒,奴才不是这个意思。奴才因才疏学浅,孤陋寡闻,的确没有诊出什么毛病,还请老佛爷恕罪。”
  慈禧悻悻地说:“好了,白养了你这样的酒囊饭袋,你退下吧。”王御医一听,如获大赦一般,急忙谢恩退出,他早已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  此后,光绪又叫来了几名御医一起为慈禧会诊,但御医们把过脉后,全都面面相觑,目瞪口呆。光绪问:“老佛爷的凤体怎么样?得的什么病?”可御医们噤若寒蝉,谁也不敢说话。光绪不由恼怒起来:“你们快说呀,到底怎么样了?你们都成了哑巴啦?”御医们被逼无奈,只得战战兢兢地说:“启禀皇上,老佛爷凤体无恙。”光绪大怒道:“胡说,凤体无恙怎么呕吐不止,食欲不佳?你们都是些饭桶,无用的东西。来人,把他们拉出去,每人重打四十。”
  御医们虽然被打得皮开肉绽,但还是咬紧牙关说:“皇上,老佛爷真的没病啊。请恕奴才们愚钝无知,无能为力。还请皇上另请高明吧……”光绪皇帝束手无策,只得回到书房思虑良策。
  正当光绪皇帝为老佛爷的病心急如焚时,有内监来向光绪禀报:“总理大臣李鸿章求见。”李鸿章来到光绪面前,光绪问:“爱卿来此,有何要事?”李鸿章说:“听说老佛爷凤体欠安,宫中御医都无能为力,所以微臣特来向皇上推荐一位江南名医。此人名叫须德诚,家住苏州城里,祖上世代行医。他幼承祖业,精通医道。各种疑难杂症,都能对症下药,药到病除。对妇科百病,尤为精通……”
  光绪一听,如获至宝,立刻命李鸿章将此人请来。
  不几日,须德诚来到京城,光绪皇帝亲自陪他来到慈禧宫中。须德诚一把脉,心中一惊,心想:果然不出所料,宫中御医都是杏林高手,怎么会治不好太后的病呢?原来如此。这也难怪御医们都知难而退,畏之如虎,不敢接手了。
  然而,须德诚早已胸有成竹,他安慰慈禧说:“老佛爷并无大恙,只是忧国忧民,日夜为国操劳,过度劳累,积血为‘淤’,堵于腹中,阴滞气血畅通而已,故而食欲不振,造成呕吐。只需清淤活血,调理数日,就会福体康泰。”慈禧一听,心中大喜,说:“江南名医,果然名不虚传……”光绪见太后高兴,就对须德诚说:“那就请你赶快开方配药,让老佛爷早点服用吧。”须德诚说:“禀老佛爷、皇上,此病须用小人的祖传秘方配药治疗,这秘方不便外传,也不宜让别人插手。待小人回到住处,按祖传秘方配齐药、煎好,三天后亲自给老佛爷送来,保证药到病除。”接着,他写了一张单子交给慈禧,就随光绪一起走出后宫。
  慈禧看了单子,明白了须德诚的用意,暗暗称赞这须德诚既高明又聪明,他的诊断和设计安排都符合自己的心意。于是,立刻吩咐心腹太监李莲英照单办理。为了方便须德诚进出,她特地叫李莲英给须德诚一块腰牌,让他在宫中行走,不受阻拦。
  第三天上午,须德诚带着煎好的药,直接来到慈禧的寝宫。按照宫中规矩,他当着慈禧的面亲自尝了药,然后双手捧给慈禧,请她服下,说:“老佛爷请放心,一个时辰后,病谤消失,凤体自会康复……”说完,退出宫去。
  须德诚走后,慈禧太后由两名宫女扶着,悄悄来到后花园,走到按须德诚建议,由李莲英特地准备的“散淤井”边,她斜躺在设置于“散淤井”上面的软床上,见周围围着多层帷幕,不由从心中称赞须德诚的精明细致和善解人意。
  她躺下不久,突然觉得腹中一阵翻江倒海般地响动,随即腹内“淤血”喷泻而出,顿时心里感到轻松畅快。泻毕,在软床上休息了片刻,仍由宫女扶着回寝宫静养。不多几日,身体很快得到了恢复。慈禧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,喜不自禁。光绪皇帝得知老佛爷病愈的消息,欣喜不已,赏赐了须德诚后,派人护送他回江南老家。
  你知道这慈禧得的是什么病吗?其实她确实没病。原来,这个正值虎狼之年的风流寡妇,耐不住深宫的孤独寂寞,竟红杏出墙,与男人们偷欢取乐。但不小心暗结珠胎,且日长夜大。这使她愁肠百结,日夜不安,十分担心丑事暴露。而御医们一把脉,早就心如明镜。前些年,她的亲生儿子同治皇帝得了梅毒,御医们尚且不敢点穿,而用“天花”来搪塞遮掩,以保全皇家脸面和自己的性命。如今,这个操纵生杀大权的寡妇太后怀了身孕,这样的丑事谁敢直说?若只是为她打掉腹中的胎儿,对御医们来说,轻车熟路,简直不费吹灰之力。可一旦走漏风声,不仅自己人头落地,弄不好还要被满门抄斩,株连九族。即便守口如瓶,滴水不漏,但根据这老佛爷的一贯作风,事后还是会被灭口的。所以那些御医们讳莫如深,故意装作愚钝无能,识不出她生了何病,宁可挨板子、坐大牢,也不愿为她“诊治”打胎。
  事情也果真如此。慈禧太后“怀孕”的心病去除后,过了不久,她的另一块心病又犯了:自己虽是至高无上的太后,却是个寡妇,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。寡妇怀孕,让人打胎,岂非咄咄怪事?此事若传扬出去,我这脸面往哪儿放?家丑不可外扬,这事切不可等闲视之。这打胎的事只有须德诚一人知道,这个活口不除,终将留下后患。于是,立刻秘密派出心腹钦差,前往苏州去除心头之患。
  钦差领命,日夜兼程,赶到苏州。进城以后,刚走到须德诚家附近,就见一支送葬的队伍抬着棺材从门里出来,哭声震天。钦差一打听,原来是须德诚得急病死了。钦差听后,不由喜出望外省得自己动手了,立刻回京向慈禧太后复旨。慈禧得到须德诚的死讯,不禁也放心下来:真是上天有眼,又为我除去了一块心病。
  但她哪里知道,须德诚根本没有死。这是怎么回事呢?原来,那李鸿章与须德诚交情很深,须德诚也曾多次为他治好过病。李鸿章知道他医术高超,所以特地推荐他为慈禧治病。为慈禧治病时,须德诚对李鸿章说明了是为慈禧打胎,并告知李鸿章,尽管自己做得天衣无缝,但日后必有麻烦会招来杀身之祸。李鸿章听后很是吃惊,他也深知太后的为人,“过河拆桥”、“卸磨杀驴”是她惯用的手段。由于他事先也不知道慈禧太后是怀孕,所以想让须德诚为她治好病后,受赏扬名,然而万万想不到会给须德诚带来如此严重的灾难,故心中很是担心、内疚。为了保护须德诚,他就暗中派自己的亲信时时注意慈禧太后的动向。
  李鸿章得知慈禧太后派钦差赶往苏州的消息后,知道凶多吉少,立即差人日夜兼程赶往苏州告知须德诚。须德诚接到消息,马上叫家人买了一口棺材,搁在屋中,让家人放声大哭,并放出风声说自己暴病身亡。等钦差到来时,便安排出殡,躲避劫难。其后,他隐姓埋名,远走他乡,在民间悬壶济世,直到慈禧太后去世,才重新回到家乡。

您可能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